他曾是老师,蛰伏二十载后下海,傍上美制药巨头,身家年增一千亿

蛰伏二十年的毅力,让蒋仁生成为重庆千亿首富。

蒋仁生曾是一位小学老师,后在防疫站蛰伏二十载,并与疫苗行业结缘;他 49 岁才开始创业,甚至为此不惜卖房,但依旧阻止不了合伙人退出成为对手;他凭借此前经验,靠独家代理卖出的 2000 万支疫苗赚到第一桶金,后又傍上美国制药巨头默沙东,实现业绩与股价的暴涨。

创业板首富、重庆千亿首富,这些都是贴在蒋仁生身上的标签。而在蒋仁生的带领下,智飞生物经过 20 年发展,已经成为重庆的市值一哥,也是当地唯一市值突破 2000 亿大关的上市公司,比长安汽车都要高出一倍。

不过,经过连续暴涨的智飞生物,股价早已出现疲态,这也导致蒋仁生三个月内损失 600 亿身家。不仅如此,智飞生物在研发方面的花费,也远不及其在销售方面的金额,加之对于默沙东的过度依赖,倘若有一天失去了这个靠山,蒋仁生又将陷入怎样的困境?

01、小学老师心不甘

防疫站蛰伏二十载,49 岁创业后合作伙伴成对手

1953 年,蒋仁生出生于广西灌阳一个贫穷而普通的家庭,在家中排行老四。

高中毕业后,蒋仁生不得已成为村里的小学教师,主教语文和数学。即便如此,他的教书生涯还是获得了不少认可," 蒋仁生比较外向,性格随和,能跟学生们打成一片。他那时边教书边务农,确也心有不甘 ",他的学生蒋大月回忆道。

1977 年,24 岁的蒋仁生赶上高考的头班车,考上桂林医学高等专科学校,并在毕业后被分配回卫生防疫站工作,一干就是二十年,并成为防疫站的领导人物。" 蒋仁生非常能吃苦 ",有卫生防疫站的同事夸赞道," 作为副站长,很多时候可以不下乡,可他亲历亲为,翻山越岭到最偏远的村子进行防疫技术指导。"

也正是这段经历,让蒋仁生对整个行业有所了解,并成为他在疫苗行业扎根的基石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,下海创业成为趋势,蒋仁生也决定做出改变。不过,此时的他虽对行业有所了解,但毕竟没有实战经验。于是在 1999 年,蒋仁生来到成都,在一家疫苗企业从事销售管理工作,依旧边干边学,积累更多的经验,直到时机成熟。

49 岁这一年,蒋仁生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,与结识的刘俊辉、吴冠江等人,跑到重庆收购了一家具有一定基础的企业,这就是智飞生物的前身。" 公司成立初,我们并不具备自主研发、生产的条件和能力,认真思考后决定先做代理产品 ",蒋仁生坦言道。

创业之初,智飞生物的确很困难,由于资金短缺等原因,曾一度陷入经营困境,为此,蒋仁生甚至卖掉了自己的房子。可即便如此,依旧发生了股东出走风波,而刘俊辉也在此时退出。后来,蒋仁生被问及这段经历时,也只是表示," 我不喜欢在背后议论竞争对手 "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或许是金子总会发光,刘俊辉后来成为云南沃森生物创办人之一,该公司同样坐拥千亿市值,而刘俊辉还是第一大股东。而按最新收盘价计算,刘俊辉的持股价值可达 50 亿元。

02、靠经验赚到第一桶金

身家百亿成创业板首富,拿下默沙东独家代理权

2005 年,蒋仁生凭借着二十多年的经验,赚到了第一桶金。

当时,全国爆发 C 群流脑疫情,而国内唯一能生产 AC 群脑膜炎多糖疫苗的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,恰巧早在三年前就被智飞生物签订下独家代理协议。因为蒋仁生早前判断," 这款产品虽不被市场看好,但 C 群脑膜炎未来很可能会爆发 "。

也正因此,蒋仁生靠着卖出的 2000 万支疫苗,不仅积累下大量名气,还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。

拥有资本的加持后,蒋仁生除在自研方面发力外,还完成了上市前的资本腾挪。2008 年,智飞生物受让蒋仁生等人,早在 2003 年所创建的北京绿竹生物制药全部股份,使其成为智飞的全资子公司。同年,智飞生物又以 9400 多万元的价格,收购安徽龙科马 100%股权。

就这样,一手握着主攻流脑及细菌疫苗的绿竹,一手掌控主打结核和病毒疫苗的龙科马,蒋仁生和他的智飞生物进入了资本市场。2010 年,智飞生物登陆 A 股创业板,并催生出 6 位亿万富豪,而实控人蒋仁生的身家,也在一日间暴涨至上百亿元,获得创业板首富的称号。

不过,即便不时诞生一款自研产品,智飞生物的业绩却始终无法取得突破。2011 年,智飞生物的营收与净利润分别为 6.29 亿和 1.96 亿元,而到了 2015 年,这两项数据依旧只有 7.13 亿和 1.97 亿元,可谓原地踏步几年之久。

2016 年,山东疫苗事件曝光后,更是给了智飞生物沉重打击。当时,国家出手砍掉中间商,让疫苗厂家直接供货医疗机构,这对智飞生物来说无疑是 " 砍掉一条腿 "。受此影响,智飞生物业绩迎来直线暴跌,2016 年营收仅为 4.46 亿元,同比减少 37.43%,净利润更是只有 3300 万元,暴减了 83%。

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这起事件同样也给智飞生物,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。

因为国外的疫苗厂商,也必须通过代理商进行全权销售,而智飞生物借此拿到了美国制药巨头默沙东的独家代理权,其中还包括 2018 年起接种的九价宫颈癌(HPV)疫苗。可外界眼中智飞生物这一找到靠山的行为,在蒋仁生看来只是理所当然," 我们的合作是水到渠成,就像谈恋爱,门不当户不对很难谈。"

03、重庆千亿首富诞生

业绩与股价双双齐飞,研发与过度依赖 " 靠山 " 留隐患

从 2017 年开始,智飞生物的业绩出现前所未有的暴涨。

到 2020 年,智飞生物的营收达到 151.9 亿元,是 4 年前 34 倍,净利润达到 33 亿元,更是 4 年前 100 倍,堪称几何式的增长。在 2021 年上半年,智飞生物的营收和净利分别为 131.7 亿和 54.9 亿元,再度创下历史新高。这也就不难理解,其股价为何在近年来不断暴涨了。

2017 年 5 月份,智飞生物的股价还不到 20 元 / 股,到今年 5 月却达到历史高点的 230.54 元 / 股,暴涨 10 倍多,市值也增加 2000 多亿元,成为重庆的 " 市值一哥 ",是长安汽车的 2 倍还多。而随着智飞生物股价的飙涨,蒋仁生也成为了重庆首富。

在 2019 年 10 月发布的胡润百富榜上,蒋仁生家族以 520 亿元财富位列榜单第 50 位,成为重庆首富。而在一年后,蒋仁生家族的财富便飙升至 1350 亿元,一年暴增 830 亿元,排名上升 30 位,并领先第二位的吴冠江夫妇上千亿元,坐稳重庆首富的宝座。

市界发现,截至 2021 年 6 月,蒋仁生持有智飞生物 50.11% 股份,为实际控制人,其独子蒋凌峰持有 5.4% 股份,弟弟蒋喜生持有 0.7% 股份,而创业合伙人吴冠江则持有 1.17% 股份。也就是说,仅蒋家三人就持有智飞 56.2% 股份。

按 5 月中旬的股价最高点计算,蒋家三人的身家可达 2070 亿元。不过,经过连续暴涨的智飞生物,其股价早已显露疲态。截至 9 月 16 日收盘,智飞生物再度跌破 150 元大关,距 5 月中旬高点的 230.54 元 / 股已跌去 35%,这也让三人损失了 640 亿身家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蒋仁生曾在三年前对外透露," 智飞生物不仅是代理疫苗,更注重疫苗的研发。" 可市界发现,智飞生物自 2018 年起,虽然开始在研发方面发力,但远不及其在销售方面所花费的金额。

2018 年,智飞生物的研发费用同比增长 82.37%,从 7838 万元增至 1.43 亿元,到 2020 年涨至 3 亿元。可同样从 2018 年算起,智飞生物的销售费用当年就达到 7.65 亿元,同比上一年暴涨 143%,到 2020 年更是增至 12 亿元,比其最近几年研发费用之和还要多。

此外,在 2020 年年报中,智飞生物对供应商一的采购额为 88 亿元,占其年度采购总额比例高达近 90%。结合智飞生物提到的,2018 年 11 月,公司与默沙东签署 HPV 疫苗相关协议,约定 HPV 疫苗综合基础采购额为:2019 年 55 亿元,2020 年 83.3 亿元,2021 年(截至 6 月 30 日)41.65 亿元,可以推断,智飞生物的供应商一正是默沙东。

倘若有一天,智飞生物失去了默沙东这个过度依赖的靠山,又将陷入怎样的困境?

(作者丨市界 冯晨晨 编辑丨廖影)